• Jan 23 Fri 2009 01:36
  • 身價

 

最近有幾個朋友終於繳不出房貸了,聽到這消息我很驚訝,因為這些朋友是在去年稍早時候,被華爾街大券商裁員的「投資銀行貴公子」。

 

投資銀行貴公子也會有這種處境嗎?原來他們設定自己的年薪是新台幣五百萬到一千萬元左右,依照自己的收入能力,設定房貸償還條件;平常的餘錢,就會依照自己的消費能力買車子、球具、骨董或紅酒等,也就是「賺得多、花得多」那種類型,收支狀況不一定很寬鬆,特別是有背房貸的人。

 

一個九月份被裁員的朋友說,他的存款已經不能再拿來付房貸,因為不知道還要失業多久,而房貸是大筆主要開支,所以準備和銀行協調還款條件。

 

在這種情形下,儘管必須說出一些安慰人的話,但殘忍的事情是,我心裡知道他們只是第一批人。下一批還不出房貸的朋友們,大概會來自摩根士丹利、美林、摩根大通,這些直到去年底才執行大裁員政策的、華爾街一級投資銀行。

 

因為公司一直硬撐,讓他們直到最近才紛紛收桌子走人,上個月美林一下子砍掉三成員工,「你知道被裁是怎麼回事嗎?就是老闆叫你進去,說很感謝你的努力,但是現在環境不好,希望你等一下就收好桌子,在今天離開公司,儘量不要影響其他同事情緒….」我悲憤的貴公子朋友說,這樣做太殘忍,他今生今世從沒這樣對待過任何一個女人。

 

上天好像有意懲罰盡力而為的人,早先破產的雷曼兄弟,因為出事得早,還有人有餘力出手挽救,雷曼員工大多數還有機會選擇和野村證券簽約。但是那些盡一切力量調度財務、找尋投資人、拖到最後一刻才大裁員的公司,讓被裁的員工在市場最壞的時候接到噩耗,然後集體被拋棄在失業市場,這真的也是最糟糕的時刻。

 

這次受傷最重的,非財務行銷部門(TMU, treasury marketing unit)莫屬。這些人就是代表公司,銷售連動債給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各地區銀行,然後再讓本地銀行拆解連動債成為小塊,零賣給大眾投資人的”sales”。所謂雷曼兄弟連動債事件,與這批人的關係最深(但說到底,整個產業都有責任)。

 

TMU被裁,不是一個一個裁,是整個team一起裁,以十個人、二十個人為單位,一次裁掉全部人。這類大動作也暗示著,結構債券這塊市場已經完全死亡,華爾街券商甚至不認為這是公司應有的配備了,所以一個人都不需要留下來。我的一個朋友悲傷的告訴我:「這就叫做被判處死刑。」他說,他一出學校就到香港賣連動債,賣了六年,現在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一個我非常要好的TMU朋友,已經官拜MD(投資銀行的最高階職銜是合夥人partner,再下來就是MDmanaging director,中譯董事總經理),帶了十幾個sales,照樣被公司說掰掰,而且是整個部門一次裁掉。他準備回台灣找工作,不是大位子他不要,沒有好薪水他不要,他說:「我不可以在這種時候自降身價,我一定要大位子。」

 

時窮之際仍然保有志氣,我相當感到敬佩;但是對自己身價如此的評估,我想也許是錯估了。過去這個市場對次級債的評價嚴重錯估,導致這批販賣次級債的人,也嚴重高估了自己的身價。有些人甚至以為,他們就是應該值那個價錢。

 

這讓我感到悲傷。人最可悲的,莫過於人生的高峰竟然出現在人生最早的時刻,當你猛然領悟到,原來這樣的高峰不是理所當然,往往高峰已經過去,一生不再復返。

 

我印象很深刻的例子,是一次在電視上,看到青蛙王子高凌風講述生平故事。他剛剛出道當明星就紅了,短短的脖子加上阿珠阿花護駕,拿著打火機高唱「冬天裡的一把火」。他在還是大學生的時候,就紅遍全台灣大街小巷;高凌風以為他紅是理所當然,他紅是因為他是高凌風,他紅是因為高凌風天生應該要紅、一生都會這麼紅。

 

後來的故事我們知道了。他沒有一生都這麼紅,大好聲勢說下滑就下滑,站在他旁邊的小弟胡瓜、張菲紛紛竄上一線男主持人位置,可是他無論做生意、選立委,沒一樣成功。直到全民大悶鍋模仿秀出現,他才以「張俊熊」角色得到事業第二春,站在電視機前講述這段人生。

 

我聽著這段故事時,邊聽邊覺得膽戰心驚。人生有高潮、有低潮,如果我們一開始是不斷犯錯的小菜鳥,還會知道什麼叫做菜、什麼叫做學習。可是如果你一開始,就已經用完人生所有的好運,那接下來的人生,每一分、每一秒,要怎麼度過呢?

 

從二OO三年開始,全球金融市場對次級債深深著迷,逐漸造就今日風暴。經濟學界普遍認為,聯準會在二OOO年網路泡沫崩潰後,太快且太長期將利率降到低點(1%,還高於今日水準),導致寬鬆的資金不斷以購買CDORMBS這類金融商品的形式,瘋狂湧進房地產市場。

 

房貸變得太容易借,明明買不起房子的人輕易借到二胎、三胎房貸,甚至還能借到110%120%成數。最後房貸戶破產,全球資金等於過度借貸給還不起錢的人,結果這些人真的把大家的錢都花光了,而且也真的還不起。

 

一家總部設在香港的大型投資銀行能養五、六十個連動債sales,每個sales每年能拿到六、七百萬新台幣薪水,這種牛市行情,不是因為其中任何一個人天縱英明、大略雄才,而是倚靠葛林斯班主導的寬鬆資金環境支撐。

 

我所認識的投資銀行貴公子們,大多數出身台灣一流名校,或是從小學就跟爸爸媽媽移民美國,說得一口好英文,從美國前十大商學院捧回MBA學位,順利透過校園甄選得到summer intern工作,然後拿到permanent job,進入高盛、美林、摩根士丹利這類供應全地球最高薪水的公司。

 

他們有些人從小就是人上人,家世背景好到活該要成功;也有很多人是很努力、很努力,向銀行貸款繳學費,全家縮衣節食、供一個孩子去美國念書才能走上這條路;當然也有莫名其妙一整個肉腳,卻陰錯陽差跟貴公子殊途同歸的人。但是我想說的是,不管你從哪條路上走來,人的身價,都沒有一定要如何。

 

也許你人生一開始就恭逢資金盛世,第一年工作就拿到十五萬美金bonus,但這不一定代表你今生今世都會如此。也許你跟高凌風一樣,在人生的一開始就達到高峰;可怕的是,你並不知道,也許你已經把人生中最順利美好的時間全數用完。

 

如果我能夠說什麼鼓勵的話,我想我會說,既然人生有高潮,一定也有低潮。你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但是不要用你剩下的人生,緬懷你一生一開始就遇到的高峰。

 

投資銀行教父某人也曾經承銷過破產公司的ECB,然後差一點發不成台積電的ADR;我戲稱為投資銀行不死鳥的某人,也曾經黯然離開高盛,然後在花旗演出劈棺大復活戲碼(雖然現在看起來好像又要死了)。如果我們「很不幸」在人生的一開始就遇上高峰,現在不得已走進谷底;誰說我們不能學著怎麼從谷底再走出來?

 

然後我要說,你們之所以受到家人、朋友喜愛,不是因為你們在哪裡工作,而是因為你們就是你們,「因為你們值得」。如果有哪個正妹就此拋棄了你,真的一點也不值得難過,你可以換一個因為想愛你而愛你的人。

 

至於你的「身價」?我想,這是一個價值崩塌的年代,我們每個人正好可以想一想,「身價」這兩個字究竟有什麼意義;以及不管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有沒有什麼人,真的有多少「身價」。

 

 

回【美杜莎‧記事簿】


 

 

阮經天.jpg 歐巴馬.jpg

2008年身價暴漲的人,可能只有阮經天跟歐巴馬吧

 

 

 

 

 

 

回【美杜莎‧記事簿】

 

 

 

 

schlaf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ynem Yu
  • 雖說已經是一年多前的文章了,
    但是寫的真好!!

    這群靠著數字遊戲和運氣賺進大把鈔票的人,
    總不認清自己到底做了什麼項獻...
    同時也不知感恩...
    他們一直忘了...

    他們是靠著別人的血汗錢, 去騙得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 Alvin
  • I wanna post this article in my fb wall .
    it's very good !
  • Brian Yang
  • My self-righteous bank friends should read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