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讓我覺得很好看,也覺得非常難看。同時有兩種極端的情緒在心中衝擊,實在是奇異的閱讀經驗,所以我現在可能可以像小龍女一樣,左手畫圓右手畫方。

 

桐野夏生的這部「社會派推理小說」,是以日本社會真實發生的驚悚殺妓案為素材而改寫。真實的事情是這樣的,一九九七年春天,一個慶應大學畢業、在日本一流大企業「東京電力」公司上班的女性中階主管渡邊泰子,被人在廉價公寓裡勒死。經過警方調查發現,這個年薪超過一千萬日圓的高級上班族,竟然在下班後兼差賣淫,並且賣淫長達六年之久,最後疑似被嫖客殺死。

 

 

 

異常.jpg 異常/桐野夏生/麥田出版

 

 

 

 

這種名校畢業、不缺錢又有地位的高級上班族,卻自願在夜間打工賣春,案件震驚全日本社會。因為我是一個特別迷戀真實故事的人,任何電影、小說、漫畫冠上「真實事件改編」這六個字,就會忍不住一直想看,因此小弟跟我說他買了這本書後,我就拿來看了。

 

為什麼說這本書很好看呢?

  

桐野夏生是一個說故事高手,擅於長篇故事佈局,也就是「梗舖得很好」的意思。厚厚六百頁一塊小磚頭,我在上床前打開來,本來想翻幾頁就睡覺,沒想到一直看到天亮,趁著吃午飯前乾脆看完整本。

 

我看書不慢,也常常看小說到天亮,好看的東西當然不少,急著想知道結局的時候也常有;可是這本書真的特別讓我苦惱,每看一章,心裡就很焦急的想,如果也可以同時看下面幾章就好了,這樣我就能邊看邊知道答案了。很奇怪吧,我已經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事情,桐野還能引發我急切的讀書情緒,就像在看一本還沒看過的偵探小說一樣。

 

這種情緒,其實是因為讀者陷入作者的布局了。

 

 

 

東電OL.jpg 

花了很多時間在Yahoo Japan上尋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張以「東京電力OL慘殺事件」做為頭版頭條新聞的報紙檔案。

 

 

 

 

桐野夏生寫這部作品的布局有點像宮部美幸的模仿犯,只是玩得更兇;她每一章的主體都不同,有時被害者是第一人稱,有時是殺她的人在說自己的故事,有時則是她的朋友做為主詞。

 

偏偏這幾個章節的時間是同一個,只是說話主角不同,所以你只能一次從一章裡,得到一個角度的看法。除非你一次看完這幾章,否則不可能掌握住到底發生了哪些事情。而各個主角的立場不同、思緒交錯,就形成一道一道謎題。

 

例如在一開始,作者放了一對混血兒姊妹,姊姊平凡無奇,妹妹卻無比美麗,然後姊姊妹妹各有自述的章節,你會極度想知道,那是姊姊被殺了,還是妹妹被殺呢?還有姊姊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對妹妹後來又有什麼影響?

 

因為很想掌握同一時間總共發生了多少事情,所以每一章都很想同時翻開來看,但又不能不把現在讀的這章看完,閱讀時,簡直陷入一種混亂趕進度的情緒。在十二小時內看完六百頁的書,對我來說也算是新紀錄了;這代表桐野很能掌握故事節奏,我睡意全消又急著看完,不得不說布局十分精巧。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我看完以後,又覺得這本書難看呢?

 

還記得看完這本書以後,我便睡了午覺,晚上起來,想到書中情節,忍不住想吐,還覺得自己非常噁心、煩躁,情緒很糟糕。

 

 

 

 

 

 

東電OL殺人事件.jpg 

 「東電OL殺人事件」爆發後,日本社會極為震驚,報導文學作家佐野真一因而寫作此書,有人認為是描寫人性黑暗面的傑作。此書遭到日籍作家新井一二三批評,認為是男性觀點、糟蹋受害者的作品。

 

 

 

 

 

 

為什麼這樣呢?這也是桐野相當恐怖的安排。一般的讀者在看小說時,會在一開始認同這個主角,用他的角度看事情、認識世界。桐野一開始安排了平凡姊姊做為說話主體,我們很快認同了姊姊,依照姊姊的想法解讀世界。但是到了下一章時,卻是以妹妹的身分說話、以妹妹的立場看姊姊,突然剛剛我們所認同的對象,變成了可憎的人,原來妹妹眼中的姊姊是這樣糟糕啊。

 

我們才剛剛理解、接受的世界,幾乎是馬上要瓦解一樣。結果,剛剛那個我們還很認同的自己,覺得很特別、想法很特殊的自己,馬上變成一個噁心的人。書看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我自己是個好爛的姊姊,覺得自己的想法根本就很骯髒吧,有一種被妹妹痛罵到的感覺。因為發現自己剛剛鑽進去的姊姊身體是如此惡臭,所以感到非常頭暈。

 

我不得不說,這個也很厲害。這裡我所說的「難看」,是一種你情緒被宰制得離譜,因為作者刻意的安排,而生出的噁心情緒。能有這種功力,真是相當了得。但我也必須說,這種感覺會讓身體很不舒服,尤其如果你還熬夜看小說的話。

 

真正讓我覺得討厭的事情,是覺得這本書有著根本的改寫道德問題。

 

 

 

 

東京OL之佐野真一.jpg被新井一二三批評的報導文學作家佐野真一。

 

 

 

 

 

 

所謂「真實事件改編」、改寫,甚至是毫無關係的虛擬,到底可以偏離真實多少呢?

  

 

 

有一派歷史學家的主張是,真實是被建構出來的,本來就沒有所謂真實這種東西,所有我們以為的歷史事件,可能都與當時發生的事情有所偏離;而不被記述的事件,就跟沒發生過一樣。更激進的說法是,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所以一個事件到底真正是怎樣,或許連當事人都不能定義。

 

這種超級唯心論的說法,往往到了最後什麼也做不成;我並不打算用這樣偏激的角度來檢討此書。只是,如果虛構的成分太過誇張,我們到底可以忍耐到哪裡?

 

我並不知道桐野夏生對於真實的妓女上班族渡邊泰子做過多少調查,但是從全書安排的情節看來,因為實在太超乎現實,很明顯這是一部虛構成分極大的小說。混血姊妹可能是虛構、蒼白少年與生物老師爸爸可能是虛構、妓女夥伴可能是虛構,瞎眼兒子肯定是虛構的;一切情節,都極可能是虛構的。

 

但是不要忘了,這種「真實事件改編」的作品,本來就有以駭人事件做為讀者誘餌的成分,尤其像我這種「真實事件改編狂」。我認為在虛構、改編上,仍應對真實事件保有一定尊重,否則,作者必須很負責的交代,她只是純粹被這種情節吸引,而幻想編造了一個故事;要不然,就不要打著真實事件改編的名號,消費別人真實的人生。

 

渡邊泰子怎麼從一個慶應大學的畢業生、東京電力研究部的副室長,轉變成夜間打工妓女,我們一定會感到好奇,想要追問。桐野夏生利用了我們的好奇感、使用了這個事件,並且試圖想要解釋成校園霸凌造成的成年後果。但是她卻用了過度的虛構世界,建構一個很可能不存在的解釋;這樣的解釋真的有效力,對死者真的保持過敬意嗎?抑或是,擅長以社會真實案件做為小說素材的桐野夏生,每每在看到駭人聽聞的社會事件時,其實心中都會感到一喜,覺得這次又有素材可以製作成一部得獎小說了呢?

 

 

 

 

異常日文版.jpg [異常]日文版封面

 

 

 

 

 

我不能夠做這樣嚴厲的指控,因為沒有足夠證據;但是像桐野這樣,基於真實,卻虛構了一個讀來有魔幻寫實感的不真世界,難道不是在消費這樣的社會事件,消費這樣慘烈的真實人生所帶來的群眾好奇嗎?

 

根據書中附錄的事件背景解說以及一些網路資料,我們得知渡邊泰子在死前,就發生過許多奇怪行為,包括隨地小便、在賓館床上大便等。如果出現了這種情形,到底是單純有一種精神疾病導致渡邊泰子最終的死亡,或是真的有許多現實壓力迫使渡邊如此,我們都並不知道。我在這裡更必須指出,即使看完了「異常」這本書,你還是不知道。

 

這是我對此書採取保留態度的主要理由。

 

這本書是一部成功的故事,但絕對不是一個尊重真實的作品,我認為桐野這麼做,與消費渡邊泰子、消費真實社會事件無異。特別是導讀者新井一二三在導讀文中,以報導文學家佐野真一的「東電OL殺人事件」一書做為惡例,做為男性沙文主義糟蹋受害者的作品(原文:佐野真一在文中明說,撰寫這本書的動機是因女主角既做職業女性又當野雞的雙重身分叫他發情,受害者的隱私權和遺族的名譽都被糟蹋到極點。)就更為諷刺;這讓讀者認為,這本「異常」相對來說,偏向女性觀點、同情觀點。我想,這是給予這本書太高的讚譽了。

 

要糟蹋受害者,絕對不只有用男性沙文主義糟蹋她一種方法而已;如果見獵心喜,胡亂賦予解釋與意義,我想,「消費她」也絕對可以是糟蹋她的一種方式。

  

 

 

 

渡邊泰子.jpg 

日本社會對於受害者的保障,確實比較周全。在日本Wikipedia上的「東電OL殺人事件」資料,編纂者隱去了渡邊泰子的姓名,以示尊重死者。渡邊泰子死後不久,日本社會還在震驚的情緒中時,竟有人找她出生前拍攝的裸照並流傳在網路上,引發極大爭議,部分人道主義關懷者認為,渡邊死前顯然已經失去正常心智,如此剝削死者實在太過殘忍。

 

 

 

另外,我也花費了很多時間才找到一張渡邊的遺照,她看來相當清秀。這還是在一份尼泊爾的報導上找到的(嫌犯是尼泊爾人,非法居留在日本打工),日本社會很可能對渡邊的照片做過一番網路清掃。這張照片也刊登在我所找到的報紙頭條左方。

 

 

 

然而此事已是公開事件,而且我認為個人還是要對事實負責,所以不認為姓名與相片必須隱諱,因此貼出照片,也不隱瞞姓名。不過老實說,我在網路上找到這張照片時,移動滑鼠的手竟會微微發抖;而且每次看到這照片,就忍不住想轉過頭去,或是移開目光,不願直視。

 

 

 

我想渡邊泰子的死絕對是個悲劇。儘管認為桐野夏生有消費死者與社會事件的傾向,但是我並不覺得死者一定為大,我們一定就不能批評渡邊的行為,而一定必須對她採取保護立場。只是我認為,我們對渡邊的世界所知實在太少,無論是要採取心疼、批評、或是保護立場,實在都沒有足夠依據做出足夠判斷,否則便顯得情緒太過了。

 

 

 

 

 

回【美杜莎‧記事簿】


 

 

schlaf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brianelva312
  • 消費應是指桐野在寫作的行為上無意義地利用真實事件
    而異常這本書本身就不是報導文學
    不需要為故事是否脫離真實性質而負責吧
    更何況桐野在我看來寫出了一種脈絡明確的心歷
    並非毫無意義的過程
    我們這個社會(世界)若走向一個偏鋒的確也可能產生這樣的人

    小說也只能是小說而已
    過去阿莫多瓦拍了悄悄告訴她
    說了自己是由某個新聞事件得來的靈感
    難道他就要對當中所有人物負責?
    桐野恐怕沒有說過自己是完全忠於事件的吧
    更何況小說家並不是歷史詮釋者的身分
    大家如果不能把真實跟虛構分開的話是不行的
    就像看小團圓一樣
  • 嗯,你的問題很好,我想了一下該怎麼回答,最後決定先用下列這一種試試看,因為打的字不用太多,比較適合留言格式(如果開始討論起虛構與真實,恐怕要再開一篇文)。

    請容我先問一個問題,如果你看完桐野夏生的書後,會有這篇留言的問題嗎?還是說,只覺得那本書很好看?

    如果我們把東電OL事件當作「真實」,設為A點,而《異常》當作跟真實有某種距離的詮釋,設為B點,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說明 AB 點的距離是比讀者想像中要大很多的。

    然後如果你有看我寫的小團圓系列,那裡我的工作是在指出,AB 點的距離,是比讀者想像中還要小很多的。

    你舉的阿莫多瓦例子非常好,因為他很恰當的表達了一種「使用真實事件」的態度,「新聞事件給了我靈感」這種說法,很恰當的拿捏了他的 AB 點距離,新聞事件只是靈感,而不是一種可以拿過來跟某種沙文文學對立的「女性詮釋觀點」之類,帶有權威感的東西。

    我認為這本書就是虛構小說,甚至連「女性詮釋觀點」都算不上,因為她並沒有在注視這件事情,更稱不上詮釋,她只是在寫小說罷了。

    「桐野恐怕沒有說過自己是完全忠於事件的吧」,可是她也沒有在書皮上使用東電OL事件時,說明自己是「不忠於事件」的,我覺得這太tricky了。

    寫這篇文章其實只是要說明上述問題,而從你的留言看來,你是已經清楚了解這個問題的了,所以我現在突然覺得自己在自說自話,哈哈。

    最後,關於「更何況小說家並不是歷史詮釋者的身分,大家如果不能把真實跟虛構分開的話是不行的」這點,我想重點是在到底真實跟虛構有多分開。

    (另,可能有些建構論者看到這裡會說,真實是人所建構的,但我想那跟「真實是人所虛構的」仍然有所不同。)

    以上。希望我的回答有針對你的題目~~

    schlafen 於 2009/05/13 17:59 回覆

  • brianelva312
  • 恐怕我是看了你提的問題才去思考的
    過去我也不曾對於改寫有多少意見可言

    那也就是說作者得指出自己作品中AB的距離?唉,其實我在想的事情不過是覺得無論A與B之間距離如何,都是小說家本身的意志,我並不會覺得他們是應該維持如何的大小才可以,要不要講出自己的靈感來源也是都可以的,不過恐怕桐野的例子有部份也是由自於話題性吧.畢竟講出來話題沸騰了對書也比較好賣,至少桐野並不是單為了賣錢而寫的一位作家,這是我的感覺.

    至於是不是有所見獵心喜,我自己寫文章有時也會這樣阿,照著大家想討論的有興趣的去寫,對我而言這不是什麼大奸詐.

    我可以理解虛構現實之聯想是很多人容易犯的錯誤,而就造成桐野在以這樣的事件為底本之時,可能造成現實的建構上遭受虛購的加以印象.不過我更寧願相信大家都有自己議設的空間,而小說家更有虛購的權利.所以我才認為桐野不需要付什麼責任或受到限制.

    正因為現實是被建構的,所以我們才更加不能過度聯想.
  • 作者可以提,也可以不提,但他如果不提,而且給人的距離感不對的話,發現到差異很大的人自己就會提出來,就像我這樣。很多文章不都在做這種事情?姑且將此稱為多元化的意見市場,哈。

    我沒有要否定這部作品,其實我覺得這是一本好的小說,文章中我也強調了這點;只是有些問題讓我採取保留的態度、並提出一些不同的觀點。

    所謂「責任」,我想就只是被人評論的責任吧,雖然所有文學作品都存在被人評論的責任,但論起這種真實改編作品,似乎受到評論的風險更大。但說到底,也不過就是被人嘴砲幾句啦,沒什麼的,還是一部好小說。(真羨慕桐野這位中年婦女,有小帥哥給她辯護!不是有年齡歧視嗎?)

    schlafen 於 2009/05/13 20:29 回覆

  • brianelva312
  • 不好意思,學校電腦有點慢沒注意到打錯字.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sylvie
  • 你好 我是最近剛看完異常的路人~~
    對於文章中提到剛認同完姊姊馬上就被妹妹的自白摧毀並覺得自己很噁心這點,我深有同感!!!
    然而,我對ab兩點距離的想法不同。因為桐野描寫的心理轉折實在太鉅細靡遺太具體了,所以讀到一半我就完全把它當虛構小說來看,ab兩點距離在我這個讀者的想像中是無限大。我猜想桐野一開始創作時應該也像阿莫多瓦,「以新聞事件為靈感」,「真實事件改編」可能是出版社為了推書才加上的廣告詞,「迥異(優越)於佐野真一沙文主義的帶同情的女性觀點」也是評論家新井一二三(偷偷說,我不喜歡她,哈)自己說的,桐野本人到底有沒有宣稱過「改編真實」或「被真實事件啟發靈感」,至少目前我沒看到。
    我大概也算是個「真實事件改編狂」,像我這樣的讀者就像對殘酷聳動的新聞事件見獵心喜的作家,半斤八兩,需求和供給互相刺激對方。但單就這部作品而言到底改多大,我認為不難判斷。
    另外,我現在才第一次看到渡邊小姐的照片。老實說,跟我想像中的佐藤和惠神態、五官非常相似...(冷顫)
  • 我自己是覺得改多大很難判斷,當然知道有虛構的成分,例如百合雄;也能明確指出一些情節是虛構的。但是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源於新聞事件本身的,老實說我分不出來。我只分得出很明顯離譜的(難道這也是一種愚蠢的表現?)。

    可是我想很多讀者在討論這件事情時,會說,啊,那個東京OL,據說她是校園霸凌後心靈受創,所以出來賣淫等等。可是,到底她是怎麼回事,我們並不知道。這樣的話,我就傾向桐野或出版社不要打著真實事件改編的名號。也許是出版社的手法沒錯,但作者本人若把責任推給出版社,在我來說也是相當不可思議的說法。

    喜歡真實故事改編不算是見獵心喜啊,因為你的心靈曾經受到某種震撼,而想要更多的了解,這沒有什麼不妥。我更喜歡村上春樹在處理東京地鐵事件的態度,那是我所認同的,對真實事件、真實世界負責的一種方式。

    有時候改編得很扯也是一種美,例如王家衛的東邪西毒,自成格局。但桐野這本書,恕我無法給予好評,理由已在文中交代(我小弟為此快要跟我吵翻了)。

    我跟你說,這篇文章有一半的點閱來源是日本讀者喔,他們也沒看過渡邊泰子的照片,我是在尼泊爾的英文報紙上找到的。這篇網誌還曾經被日本人用翻譯軟體翻出來,貼在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網站,應該已經被桐野迷罵到爆了吧,哈哈。

    跟你想的很像?好可怕。那這樣搞不好桐野寫得很寫實也說不定,才能讓人感受到真實人物的臉孔。我自己是有點嚇一跳,覺得明明就是路人甲……。謝謝你的留言,如果還有好看的書歡迎來通報唷!

    schlafen 於 2009/07/10 15:45 回覆

  • sylvie
  • 我也很喜歡村上寫東京地鐵毒氣事件的那兩本書!!對了,我讀到描述美鶴參加的宗教團體的段落時,老是聯想到奧姆真理教,這應該也是桐野刻意的安排吧。
    寫中文網誌結果被日本人挖回去翻譯貼出來,還滿酷的,哈!
    其實我對佐藤和惠的想像就是路人甲的臉,而且是路人中比較醜的那種,但又不至於醜得離譜,因為一出生就醜得離譜的人通常會有自覺(例如百合子的姊姊吧),不會產生和惠那種自戀情結;一定是不上不下的普通人才會不小心跌入自以為是的迷霧當中。這是我自己的觀察啦!
    我最近讀到很棒的兩本書是理查葉慈的"真愛旅程"和馮內果的短篇小說遺作集"獵捕獨角獸"。(不過,看格主似乎比較喜歡中國文學作品?)"真"很震撼我,因為我老覺得自己的性格或價值觀的某些面向有被他罵到,哈哈! 馮內果則是我最喜歡的美國小說家,別具一格的聰明幽默。若沒讀過他的長篇小說,"獵"應該是很好的入門。推薦給大家囉!
  • 喔,那個一定是奧姆的。你說的沒有錯噢(像不像村上春樹的語氣?),真的是不上不下的人才分不出自己究竟是美是醜。糟!我覺得你這樣寫就很像桐野在講話了。

    謝謝你的推薦。我確實是看中文作家和日本作家比較多,主要是翻譯的問題。吃過很多英文翻譯的苦頭,早期看志文受不了某些書的翻譯,漸漸就不愛看了;不過你這樣說我會看一下的,畢竟最近我修成一種神功,就是站在書店三小時內可以看完一本四百頁長篇,必須多加練習。

    我大學時看過馮內果的囚犯,那時麥田主打過他好一陣子,可是我第一本沒有很喜歡就沒繼續看下去。。。

    schlafen 於 2009/07/13 23:48 回覆

  • sylvie
  • 哈哈! 很像村上春樹!!你說的「像桐野」意思是不是像百合子的姊姊啊? 你一說,我也覺得很像耶...(抖)
    我覺得現在的英翻中小說絕大部分都翻得頗有水準耶,至少我說的那兩本翻得很不錯喔。麥田主打馮內果那段時間我失心瘋買了整套! "自動鋼琴"和"夜母"也很好看!!
    我喜歡的日本作家還有谷崎潤一郎和京極夏彥,一個是官能系一個是推理作家。後者的書很適合你的速讀神功進階訓練喔!!
  • 「一出生就醜得離譜的人通常會有自覺」就是桐野會講的話呀。

    谷崎你喜歡什麼?我只看過細雪、春琴抄。京極我非常討厭耶,覺得他超扯的,姑獲鳥、狂骨、魍魎,都無法接受!覺得結局好煩。不過他的文筆是不錯的,京極堂那個人物形象滿有趣,只是每次都覺得結局很煩。哈哈,偏偏他是我小弟的最愛~~,你跟我小弟比較合,桐野、京極他都很喜,不如等下我給他看細雪。

    schlafen 於 2009/07/15 18:12 回覆

  • sylvie
  • 哈哈! 京極的確超扯的啊~~讓我嘆為觀止的扯! 而且又很饒舌很炫學,但我就是不會對這種炫學的作家感到不耐耶,可能因為我有"舊"資訊焦慮症吧。
    谷崎的書我覺得最厲害的是"鍵",取日文的"鑰匙"之意,文體是一對夫妻各自的日記,勾心鬥角、情慾流動的過程非常有意思。春琴抄我也很喜歡,那種ㄍ一ㄥ到死都要緊緊守住、快要爆開卻不能讓它爆開的感情和慾望,雖然敘述口吻採用平靜的考察模式,但真是讓人血脈賁張啊!!細雪還沒看,待會去找找好了:)
  • 讚!沒想到京極迷自己也覺得很扯,那我就放心了~~。他這兩年真的出好多中文版,應該累積不少迷,我比較喜歡獨步版。我弟去希臘度假時帶著狂骨之夢,我就跟他說,為了不讓行李太重,不妨看完了就丟到愛琴海吧。~~啊我又被他罵了~~

    schlafen 於 2009/07/18 03:08 回覆

  • Ellie
  • 剛剛看完異常, 看到這裡的討論挺有意思的

    我看完這本書也是非常驚艷也非常不舒服
    不過不舒服的理由好像不太一樣
    我的感覺是
    作者如此深刻的描繪出惡意的多種形式
    以及追求存在如此旺盛強大的意志
    讓我想起尼采和佛洛伊德對於行為和人生的看法
    人生, 人的行動, 基本上就是被追求力量和對於生的低階基礎慾望所主導
    這種看法感覺真是黑暗, 缺乏自我救贖的可能
    像是深海的水母一樣令我毛骨悚然...

    我也想探討一下新井一二三的評論
    我看的是麥田中文版
    裡面除了新井的導讀, 還有後附的本書背景事件
    全篇沒有提到東京OL殺人事件
    那背景事件不知道是誰寫的
    看起來不太像是作者寫的, 比較像是出版社附的
    我也沒有看其他作者對這方面的發言
    所以不太清楚她怎麼看待他自己的作品

    但是, 我看這本小說的時候, 一刻也沒有懷疑內容是不是虛構的
    對我來說, 整個故事很明顯是虛構的, 只是受到了東京OL事件的啟發
    所以這其中對我來說並不存在非報導文學或是消費受害者的問題
    如同書中所說, 東京OL事件只是背景事件
    作者想要討論的是一個被這事件啟發的特殊議題
    也許真正的被害者泰子有類似的心路歷程, 也許沒有
    這些在我看來都不重要
    因為被討論的議題本身就極有意義

    這在我看來有點像是The reader的背景事件是納粹屠殺猶太人, 其中部分德國人民可能的心聲
    是不是真的有個文盲的德國女警衛, 她是否有什麼特殊的個人原因要幫兇, 這些細節都不是這部電影的主旨
    這例子也許不完全適合, 但是大概能表達我的意思

    把這本書和佐野作比較的也是新井一二三, 以及後附的背景事件介紹
    問題在於, 由於兩部分都未明確寫出為什麼佐野的作品被人認為是根據男性觀點並且消費受害者, 只是如此聲稱有此評論, 所以我也沒有足夠的資料把佐野的作品與桐野的作品相比較

    不過我想作一個猜測, 也許因為桐野處理的是一個普遍的議題, 而用了如此細膩的手法表現出行為背後的動機以及人格的塑成, 這樣的手法表現出對受害者以及普遍大眾的一種同情吧, 她的做法表現出, 她關心的是人面對的困境和人的弱點, 而不是對這個特殊的受害者為什會作這種事是不是有什麼個人特殊動機而妄加猜測. 那些虛構的故事, 在我看來只是表現人面對複雜世界的要求以及對自己本身缺陷所必要的某種描述, 畢竟一個主角也是要有其行為的背景罷了. 這些特殊行為背景是不是能套用在現實中被害人身上, 就不重要了.

    這是我大略的想法. :)
  • 好的,你的討論也非常精彩,尤其是拿尼采(那是不是更像叔本華?)來談,真是非常的適合,簡直就是一本沒有救的書啊,哈哈。

    我能夠理解你的意思,就是一種抽象文本所能表達的空間,其實有時候反而比真實事件更貼切的描述了整個大時代的情緒吧。謝謝你精彩的留言,我剛從北京回到家裡,看了其實滿高興的,只是現在太累了,恕我先簡短回覆,後續再談。

    schlafen 於 2009/08/12 02:22 回覆

  • eric
  • 我覺得她不算漂亮也 如果只是畢業於名校 性格卻缺少強烈的攻擊性 勇於鬥爭 在社會上還是不好生存 除非是有特殊技能 我想她應該也是屬於那種只想找個好男人依附的女人 可是外型又不夠好 這樣其實還是挫折很大 你看台灣有些女藝人 也是畢業於好學校啊 可是看她們走的路 也都是當藝人然後找個有錢人當老公 回歸家庭 當參加party的貴婦 這種路跟他是不是好學校畢業沒關 主要還是長相身材問題
  • 呃,應該就是長相太平凡又做出這種事情才令人驚訝。。。

    schlafen 於 2009/09/28 14:43 回覆

  • Juyu
  • 路人一枚~找個小碴:)
    其中這一句"竟有人找她出生前拍攝的裸照"
    是否應該是"竟有人找出她生前拍攝的裸照"這樣呢??

    有點雞婆別介意喔^^
  • 張小霜
  • 我才剛買了這本書,卻想先知道這本書有人對它的評價是什麼....?我很專心的看了你的評價,但最"毛"的事,你怎麼把已去世人的遺像放在文章裡,害我剛剛一時頭突然顫抖了起來,由其我又是在深夜讀你的評論,我想..我應去收驚了啦....(小小玩笑 切勿掛懷哦...)
  • 訪客
  • 最近看了"異常",看完真的會覺得超好看但也超難看的這種矛盾的心態...一方面覺得故事緊抓這人心但另依方面又覺得寫的太過黑暗...看完之後真的心情很鬱悶呢!!!這或許是作者厲害的地方吧。

    你的感想寫的非常好。
  • Dru
  • 我覺得妳是被中文譯本的導讀給「誤導」了,這本小說雖然受到東電OL殺人事件的啟發,但作品本身並沒有提到東電OL殺人事件以及真實事件改編的字眼,作者只是借鏡了故事,揉合了自己的想法,描述社會的病態怎麼讓一個人墮落,甚至甘於沉淪。

    這和另一本標榜報導文學的書是兩回事,連改編都沾不上邊,自然不存在消費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