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全蝕6.jpg

 

2009.7.221999.8.11 這兩個日期,地球上都有一件天地變色的大事情。

 

跟小琪約好去上海、北京以後,接下來必須決定何時去。這件事情不容易,畢竟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可以選擇;當選擇很多時,就變得不知該如何選擇。這就像梁朝偉、金城武、蝙蝠俠、青蛙軍曹同時追你是一樣的,很難(跺腳)。

 

可是有時候,月下老人真會給你綁個線。這次月老是孫維新,台灣知名天文學家,台大物理系教授。正在我左右為難、心猿意馬時,孫維新在我喜歡的廣播節目張大春泡新聞「孫維新談天」單元裡說了,今年七月22日,長江流域會出現可能是本世紀亞洲最長時間的日全蝕。

 

日全蝕!比梁朝偉+金城武+蝙蝠俠+青蛙軍曹一起嫁還讚,當然就是七月22日。孫維新敲定了這事,真恩人也。


 

日全蝕.JPG

 


我們平日的生活多半庸庸碌碌,為了眼前的事情煩惱,大概很少會有什麼時候,覺得自己真是生活在宇宙之中。如果不是那一次日全蝕,我大概也不會有這種感受。

 

1999年夏天,我正和大學同學阿靜、悠悠在歐洲自助旅行,旅行路線是這樣的:捷克→奧地利→匈牙利。

 

七月初到布拉格後,一路上就有很多人問我們 ”Do you want to see the solar eclipse?”其實我不知道什麼是solar eclipse,加上東歐人英文不好,他們多半以俄文、德文作為第一外國語,進一步問也講不清楚,我想他們大概想賣東西,便置之不理。

 

結果越走越奇怪,到處都有”Solar Eclipse Party””Solar Eclipse Special Menu”字 樣招牌;不等我拿出無敵翻譯機,阿靜說那大概是日全蝕的英文吧。阿靜和我們兩名村姑不同,她的男友可是台灣極少數的天文物理專家,他們後來結婚時,證婚人 還斬釘截鐵說新郎將來一定會得到「諾貝爾天文獎」,差點沒把當司儀的我笑死,最好諾貝爾是有天文獎。所以關於天文這種事情,還是諾貝爾夫人說了算。

 

大家都知道,日蝕就是月亮走到太陽跟地球中間,遮住了太陽光;如果能夠完全遮住太陽,就叫做日全蝕。最近正好看到一則和日蝕有關的故事,也寫上來。明朝崇禎二年(1629年農曆五月初一),大科學家徐光啟以西洋天文曆法估算日蝕時間,主管天文曆法的欽天監也以中國傳統曆法預測一次,最後徐光啟的預測正確,崇禎下令欽天監參酌西洋曆法修訂古曆。那也是中國最早以西曆預測日蝕的紀錄。

 

不知道當時北京城居民有沒有都跑出來看日蝕呢?1999811日整個歐洲的氣氛相當熱烈,我們旅行的每一天,都有人告訴我們他們要到哪裡看日全蝕。本來我不知道有這件事情,也沒有什麼感覺,但是所有人都像要過節似的,害我們也跟著為日全蝕感到興奮。

 

那天也是我今生今世第一次睡在公園草地上,冷翻了。因為所有人都要過節,中歐第一大內陸湖巴拉頓湖(Balaton Lake)的旅館房間半年前就訂滿了。我們訂不到房間,本來想睡在公園長石凳上,沒想到一到了公園,一整個比大安森林公園還大個好幾倍的大公園,到處的長石凳上都放了大登山包包,原來連長石凳也full了。自助旅行的青年們想法都跟我們一樣,而且比我們早攻佔長石凳。我們只好把所有衣服鋪在公園草地上,就睡了。還飄著毛毛雨,真是冷死我的一夜。

 

Balaton.gif

 

Balaton.jpg

這是我們看日全蝕的地方,中歐最大的淡水湖,巴拉頓湖。湖水顏色是綠色的,帶有一點灰的白綠色,跟汝窯的天青色很像。我沒在其他地方見過這種顏色的湖了。



隔日清晨,毛毛雨繼續下個不停;太陽不出來,那月亮是要吃誰?大家都很緊張。

 

幸好天氣在十點左右放晴,身材高挑的歐洲女生紛紛穿著比基尼跑到湖邊沙灘上,也有很多人沒穿衣服,總之太陽大到大家都不用穿衣服就是了,很令人欣慰(欣慰太陽,不是裸女)。

 

接近十一點左右時間,人群紛紛向沙灘聚集,人手一方玻璃黑紙,說是直視太陽眼睛會瞎,一定要戴隔離紫外線的墨鏡,或是專用玻璃紙。然後大家便在彼此取笑胡鬧。

 

「嘿!」突然有人叫了起來。

 

 


☀☀☀☀☀☀☀☀☀☀☀☀☀☀☀☀☀☀☀☀☀☀☀☀☀☀☀☀☀☀☀☀☀☀

 

 


希望 2009 年 7 月 22 日會是一樣的。1999 8 11 日早上,整個歐洲大陸像在開日全蝕派對,很多人在半年前就開始訂旅館、計畫旅行,等待這一刻來臨

 

「嘿!」有人叫了起來。

全場一陣騷動,我們知道是日全蝕來了,拿著玻璃紙罩的我趕緊抬頭往天上看去。

 

日全蝕1.jpg  

 


圓圓的太陽像是被偷吃了一小口,月亮真的在吃太陽了!大家開始歡呼、鼓掌,Cool! Yeh! 的叫聲不絕於耳,我身邊有一群美國人一直「woo-woo」搖擺著手和屁股,還鼓勵我們學他們一樣三八。來自世界各地的度假人群,都用自己的語言大叫起來,我忍不住一直跳一直跳,一直「耶」個不停。這種感覺比在台北一O一看煙火還酷一百倍。

 

太陽邊邊被吃掉的那一小口越來越大,透過玻璃紙看到的太陽,漸漸變成彎月一樣的弧形,黑影越變越多而亮弧越變越細。這時候,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天邊出現夕陽、彩霞,天上的雲不斷變色,從鮮橘色變成紅色,變成粉紅色,再變成紫色,就像好端端的大白天突然出現快轉版的夕陽一樣。

 

如果把玻璃紙拿開,沒有辦法看到太陽被一點一點吃掉的樣子,但是會看到光線一點一點變弱。這時天氣突然變得很冷,因為沒有陽光,大地變得昏暗而寒冷,本來暖暖的風變得冷洌起來,穿比基尼的女孩紛紛投向男生的懷抱。

 

除了人們歡呼的聲音,我清楚聽到四周的動物也大叫起來,因為天有異象的情調太明顯,身邊的狗、貓、鳥覺得不對勁而奮力大叫,還有許多我無法辨認的野獸叫聲從遠處傳來。可以感覺到天地變色,萬物驚異的詭譎氣氛,讓整個地球沸騰起來。

 

巴拉頓湖由於是中歐第一大內陸湖,岸邊原本就有大浪,加上湖水是帶點灰色調的白綠色,在這樣的光線下,灰綠波浪帶著白花洶湧撲上岸來,氣勢實在磅礡好看。

 

終於太陽整個被月亮吞掉,在即將全蝕的那一刻,太陽剩下邊邊一圈秀氣的光線,當最後一絲陽光射出來的時候,畫面好美好美,真是天地的恩賜。我覺得很感動,幾乎要落下淚來。


 

日全蝕5.jpg



湖邊的人不斷鼓掌叫好,全蝕的那一刻,很多人開了香檳,軟木塞蹦出瓶口的聲音此起彼落,有人拿著紙杯裝的香檳問我們要不要一起喝。四周還有些人早已預備煙火,五彩繽紛的火花從昏暗的地平線衝上天去。早上十一點看煙火,還真是人生頭一遭。

 

根據NASA資料,我們所在的經緯度出現日全蝕的準確時間是早上10:55,全蝕時間是2分鐘22.8秒,我們整整度過兩分鐘沒有太陽的時間。從小到大,除了自然課教過九大行星,我沒有真正感覺到「宇宙」存在過,雖然你知道冬寒夏熱,你知道日月星辰,可是他們天天在,就像人生一成不變的壁紙一樣;你知道有這東西,但你不感覺真有這東西。

 

可是就在日全蝕的時刻,我第一次真實感覺到宇宙的存在,我們是真的生活在一個叫做「宇宙」的地方。我看到身邊有很多人都落下淚來,因為景色太美太美,真是超越國界的感動落淚,大塊假人以文章啊。

 

最後月亮終究是要走開,我們又經過了一次夕陽(或應該說是日出?),雲彩從暗紫色到粉紅,到紅,再到鮮橘,太陽終於暖暖的回到原先的地方,比基尼女孩們紛紛從男人身上跳開,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太陽出場,大家一直喊著Welcome Back!我邊大笑也跟著大喊,覺得好喜歡太陽喔(YouTube上有一段2006年3月的影片,可以觀看全程)。

 

後來回到台灣我才知道,阿靜的男友,未來的諾貝爾「天文獎」得主,那天人在羅馬尼亞,結果下大雨,他什麼也沒看見,白跑一趟。所以我知道他會在2009年的722日去南京天文台,因為他到現在都還沒看過日全蝕,倒是我們幾個村姑歪打正著,過了個非常滿足的日全蝕假期。

 

由於拍攝日全蝕需要特殊設備,否則會傷害相機與眼睛,所以我用了幾張Mcglaun網站的照片,這個網站被NASA放在Solar Eclipse Official Page上。我發現這個網站的主人是個日全蝕追星族,他拍了七次日全蝕照片,不同地方的日全蝕風情完全不同,十分值得一看。

 

據孫維新說,日全蝕若是發生在赤道,因為大圓的關係,全蝕可以長達七分鐘,而這次 2009 長江日全蝕可能達到五分多鐘,已經是相當長的一次。而根據NASA公布的全蝕圖看來,上海、蘇州、杭州、合肥、武漢、成都、重慶都會在這次日全蝕帶上。如果也想看一次日全蝕,這真的是距離台灣非常近的一次了。

 

結論就是,七月22日,我和小琪會在上海看日全蝕。我想這次我也要開香檳。

 

回【美杜莎‧記事簿】


 

日全蝕帶.GIF

 資料來源:NASA

 

 

回【美杜莎‧記事簿】

 


schlaf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June
  • 能感受宇宙的力量﹐真是一大幸事﹗將來有機會去東歐﹐我還要向你請教呢﹖我對歐
    洲是有興趣的﹐因為我自小學習古典音樂﹐我以前的其中一位鋼琴老師﹐是匈牙利
    裔加拿大人﹐小時候每到暑假﹐一家就會回匈牙利﹐並送她到Liszt Academy進修音樂。

    你可以到我府上把email address給我(勾“非公開”)﹐我先把義和團的那篇傳給你吧(是個比較大的pdf)。
  • Sharon
  • 哇,妳記錄的真詳細,好像實況轉播,^^
    我從來也沒仔細看過,現在可有些好奇呢。
  • schlafen
  • June,我在李斯特音樂院看過藍鬍子,巴爾托克用匈牙利語寫的,字幕還是德文,英文在那一點都吃不開。我也聽古典樂,跟你說喔,我上次看電視說有一條康熙交響曲還是四重奏的,是康熙叫人給他寫的,下次我把那片子找出來。

    Sharon,維也納是我最喜歡的外國城市,然後我去匈牙利三次了,等有空再寫一些好玩的事情給你看,匈牙利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日全蝕一定要看一次的。
  • Sharon
  • 有康熙交響曲???太稀奇了,我也要聽啦!
  • http://cembalo.blog.sohu.com/31174052.html
    看一下這個連結好了。這個德理格命運滿多舛,Wikipedia有他的介紹,google上似乎也有MP3可聽,確定是有唱片公司出版過他的唱片的。

    傳教士馬國賢說,康熙很想成為數學家或音樂家,可惜兩方面造詣都不出色。超不給面子的。

    schlafen 於 2009/03/18 14:01 回覆

  • June
  • schlafen, 文章已經傳給你了﹐看看是否ok

    康熙交響曲這故事以前看過﹐你聽過嗎﹖好不好聽呢﹖風格上應該近乎baroque的吧。
  • 你也太厲害了,就是巴洛克,不過是奏鳴曲。不好聽。

    schlafen 於 2009/03/18 13:58 回覆

  • June
  • 康熙還是做他的皇帝好了﹐至於數學家或音樂家﹐反而適合光緒﹐很多打天下的家族後代﹐都成了intellectual﹐有專門知識但失去了前人那股闖勁。袁世凱的後人﹐有些在學術界做得很出色﹐他們想避開政壇的風風雨雨也說不定呢。

    想起來李鴻章多年為慈禧效勞﹐受盡三朝委屈﹐特別是辛丑條約那一役﹐心力交瘁, 簽完不久就死了﹐慈禧也只能厚待一下其孫了。。。
  • 我只知道袁家騮很強,還有嗎?

    哈哈其實我本來要跟你講一件關於袁世凱兒子好玩的事情耶,沒想到你好像有心電感應。先不告訴你,等我把功課作好再寫給你看。

    李鴻章那段你該留在小團圓那篇。其實我對李鴻章還滿有好感,也是因為他百般能忍,這種人格很強大。下次我們來討論好吧?

    schlafen 於 2009/03/20 11:15 回覆